全球化终结的趋势下,澳洲移民该何去何从?

疫情加速了全球化的终结。 在一个商品服务都可以全球化自由流动的环境下,人口这个生产力要素却不可以全球化流动。 这就导致了这次全球化的最终问题就是发达国家的产业空心化。制造业工作岗位都流失掉了,服务业由于本地化程度比较深,流失的慢一些。移民政策可以一定程度上减轻全球化对社会的影响。政府其实面对的问题是全球化的资本流动问题,但是对这个问题,政府缺乏解决手段。所以把注意力集中在全球化的一个代偿的副产品——移民人口上。在这个问题上,政府看起来是有控制力的。对这个代偿问题解决的越好,全球化造成的实质性问题就越严重。 如果控制住了移民人口,不控制外流的资本,就会进一步降低本地的竞争力,导致更多的资本外流,寻找更便宜的生产要素,造成更多当地更多的失业。所以越控制移民,失业率越高。失业率越高,越要控制移民。这个循环目前还看不到打破的迹象。

澳大利亚移民的三大支柱, 技术移民,商业移民,家庭类移民在这个背景下受到冲击的次序是分波次的。首先受到冲击的是技术移民,估计技术移民会一年留下几千人做个样子。资本外流造成的失业,导致雇主担保这类签证会很少。政府上山下乡计划失败就在眼前,偏远地区州担保也会变得越来越少, 独立技术移民出了作为配套的促进留学产业的一个产业政策以外,更是没有存在的必要。技术移民未来是首当其冲的全球化趋势终结的受害者。

商业移民可以促进资本回流澳洲,但是随着失业率的增高估计商业移民会贡献更多的要求解决当地就业问题的力量。比如要求雇佣当地人这种目前可选的要求,变为一个申请PR时候的硬性要求。这种雇佣当地人的要求如果设置的太高,就会降低很多商业移民的积极性。导致商业移民成为第二个受害者。

家庭类移民是基于人道理由办理的移民,基础逻辑是人人平等,人人都有和配偶生活在一起的权力。只有当社会的反移民思潮进入高峰的时候才会停止这类移民。目前来看法律上还不会对这类移民造成冲击。但是政府行政上已经在控制这类移民的速度和数量。

目前已经获得邀请或者持有489/191/188 这种provision visa 的申请人,现在不必担心,公信力对政府现在还是有用的。政府不会撤销这些签证申请影响到他的信用。政府还要给自己留足后路,以后还需要通过移民政策解决财政和就业问题。所以暂时不会翻脸不认原来这些签证申请时的效力。

目前澳洲移民的总体情况统计数字如下表

FA200400758-document-released – number ofvisa grante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