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民申請配偶簽證

突然而來的疫情對留學移民行業造成了不小的打擊,很多來澳洲留學的學生都由於邊境關閉不能來澳洲繼續學習,或者不得不選擇網課。很多本來可以獲得邀請申請技術移民的申請人,由於配額的調整,遲遲不能獲得邀請。還有很多商業移民的申請人,由於境外簽證停止審理,簽證申請的審理時間被大大的延長了,打亂了來澳洲的計劃。

但是有一類申請人確因為疫情因禍得福。這類人是本來在澳洲黑名多年,或者在過橋簽證上多年的申請人,他們可以藉助疫情提供的機遇,以疫情作為一個“不可抗力”的理由,在境內申請配偶簽證。

A女士,經歷坎坷,已經在澳洲很多年都沒有簽證了,但是有一個澳洲人的配偶。A女士按照規定必須出境申請配偶簽證,但是A女士接受不了申請簽證必須要回國的要求,所以在澳洲遲遲沒有離開。她借助疫情提供的這個不可抗力的理由,在疫情期間遞交了配偶簽證,隨即獲得了過橋簽證,可以一天也不用和配偶分開了。

B先生,持有旅遊簽證來澳洲看女朋友。移民局在旅遊簽證上放了8503 no further stay (不能境內續籤的)的條款。本來準備回國以後再遞交配偶簽證,但是疫情阻斷了國際航線。借助疫情提供的這個不可抗力的理由,在疫情期間waive了簽證8503條款,遞交了配偶簽證,獲得了過橋簽證,允許他在境內等待配偶簽證的下簽。

C先生,上一個簽證拒籤後一直在上訴,持有一個過橋簽證在澳洲。在此期間認識了一個澳洲的配偶,本來準備回國後再辦理境外的配偶簽證。但是利用了疫情提供的不可抗力的理由,在澳洲境內遞交了配偶簽證,獲得過橋簽證,可以在境內等待簽證下簽。

像疫情這種契機,可遇難求。如果能充分利用疫情帶來的有利條件,就可以辦成平時不可能辦成的簽證。

發表評論